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金色绿茵》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APP"看《金色绿茵》,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APP   2012年1月6号这天,美国大联盟纽约红牛球员蒂埃里亨利与阿森纳签署租借协议,海布里国王重回酋长球场。

  这只是一份短期租借,短到只有40天,2月份大联盟重新开赛后,亨利就要赶回去,他是纽约红牛的进球保证。

  1月10日,英格兰足总杯第3轮与利兹联的比赛中,亨利在时隔4年零7个月后,再次身披兵工厂战袍出战,并为阿森纳攻入制胜一球。

  一个月前,亨利的铜像在酋长球场外面的广场上落成,他回来参加了揭幕。那一天,国王落泪了,周围球迷高呼“签下他,签下他”。

  那一刻,亨利便决定一定要重返阿森纳,哪怕只踢一场球也好。

  但第一场归来,他便进球了,这无疑是个美好的故事。为亨利这个故事辅以绿叶的人,是那个绰号‘沙皇’的俄罗斯边锋,安德烈阿尔沙文为亨利助攻。

  这是阿尔沙文在阿森纳的最后一场比赛。

  阿尔沙文自从在马迪堡一鸣惊人后,这些年在英超一直保持着一流水准,尤其三年前来到阿森纳后,更是枪手铁打的边前卫,教授即插即用的麾下爱将。

  从马迪堡算起,阿尔沙文保持自己的巅峰状态已经七年,这在俄罗斯球员当中并不常见。2011年,沙皇也不过刚满30,以他饱满的状态和勤勉自律,没人怀疑他还能如此驰骋,最少三年。

  让人唯一替他担心的,只有伤病,年龄不会是阿尔沙文的问题。

  但沙皇突然垮了,伤病没能制约他,年龄也没有阻碍他,去年九月,2011-12赛季英超刚一开始,阿尔沙文就垮了。

  阿尔沙文的兄长约瑟夫阿尔沙文,依靠呼吸机和鼻饲喂食植物般活了十年后,终于没能出现奇迹,八月份的时候,他在圣彼得堡的家里,彻底挂了。

  阿尔沙文是个文质彬彬而且十分有教养的毛子绅士,和他接触过的人都很喜欢他。阿尔沙文不迷恋金钱,但他追求高工资,因为钱可以给兄长续命。

  若不如此,阿尔沙文05年夏天的时候不会离开马迪堡,他喜欢那里。这些年踢球挣的钱,阿尔沙文大半都用在了改善兄长的医疗生存环境上,他的家里,比大多数医院的icu里设备还要齐全。

  专职为他哥服务的医护人员团队,比先前在医院里的收入高出许多。阿尔沙文的家里,早已成为了颇具规模的生命维持系统。

  但这一切,终究还是未能挽回兄长的离去。实际上,十年前他就该死了,是阿尔沙文用数不清的金钱让他在鬼门关外又徘徊了十年,虽然这十年其实对约瑟夫阿尔沙文毫无意义。

  对弥留亲人的竭力挽留,从来都只是为了让活着的人安心。

  十年与上天的争夺,已经成为了阿尔沙文的执念,一朝功败垂成,他的精气神塌了。于是,阿尔沙文垮了,他不再是阿森纳犀利的边锋,变成了球队里令人心惊胆战的坑,沙皇变成了坑王。

  资本足球从来不是温情脉脉,人情味都是还有价值时的假象。在两个月的心理介入治疗毫无效果后,一贯热衷节省到每一个铜板的阿森纳迅速放弃了阿尔沙文,将他免费租借回了泽尼特。

  这样,阿森纳可以省下阿尔沙文下半赛季的工资。

  阿森纳秉持着30岁老将一年一签的‘优良’传统,去年夏天,他们刚和阿尔沙文签了一年。

  2001年的4月,约瑟夫阿尔沙文和他的四个同伴在西安的夜市上吃烧烤,酒醉后恣意殴打了同样在吃饭的三位中国人,卓杨和他的小伙伴们一怒而起,少年之怒,血溅五步,此举迅速引发了全场一百多男人围殴五个俄罗斯毛子。(详情请见第二部马迪堡的国王-第二一六章路不平群殴毛子)

  从那一天起,约瑟夫阿尔沙文就植物人了,十年下来,他差不多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植物经验的人。植物能战胜僵尸,但最终还是败给了死神。

  去年得到约瑟夫阿尔沙文的死讯后,卓杨颇为内疚,虽然不是他亲手让那个货变成了植物,也不是自己的发小最终栽培,但总归是他们先动的手。

  卓杨的内疚,甚至有了向阿尔沙文‘坦白’真相的念头,但被海洋一顿臭骂之后,他便把一切都扔进了大西洋里,让浩瀚的海水将那段隐秘公案彻底湮灭。

  十年前夜市上的那场斗殴,卓杨以及发小和阿尔沙文家牵扯上的关系,全世界只有卓杨和海洋心里清楚,他俩连老穆和九山都没有告诉。

  海洋听了卓杨关于‘内疚’的内心独白后,用关爱智障的眼神足足看了他三分钟,直到看得卓杨怀疑自己确实是个智障。

  “你是不是认为自己现在有钱有地位了,就可以有资格播撒一些廉价的善意和慈悲?蔻蔻是个好姑娘,可你跟着哈布斯堡别的不学,却偏学习腐朽贵族的虚伪。卓杨,你是不是脑仁里注水了?

  阿尔沙文人还凑合,但他哥那种人,愚蠢而且盲动,咎由自取这个词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和这个词相对应的,叫为民除害。

  别给我说他罪不至死,这个世界上无辜死去的人比罪恶滔天却活得滋润的人多海了去了。从他那天动手的那一刻起,他的命就不该再由他自己做主。

  他可以挑起战争,但战争以什么方式结束,却不是他能决定的事,也不是你和我可以决定的。那就是他的命,一条狗命。

  把伪善当做道德,把自我感动式的滥好人当做普世情怀,把善恶不分的糊涂当做博爱济世。卓杨,你这个样子,在玄幻小说里都活不到上架。”

  海洋说:“你摸着自己的胸口,好好想一想,如果重新回到十年前,你还会不会动手?”

  卓杨认真想了想,觉得还是会动手,所以,他认为海洋说得对。于是,海洋便露出了还可以挽救一下的欣慰。

  不过,海洋虽然说得很在理,这件事还是给卓杨涨了记性。

  在里约的酒吧和排球手打架时,卓杨没有下重手,只是不停把人扒拉倒了事。那天打得那么热闹,全场却没有一个断胳膊断腿,地上也没有一颗牙。

  德国男子排球队,应该感谢天堂里的约瑟夫阿尔沙文。 !>>戳这里下载安装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96shuku.com/book/56905/2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