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我在明朝当国公》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APP"看《我在明朝当国公》,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APP   槐东县是位于赣西市的一个国家级的贫困县,这里多山且土地贫瘠,整个县的人口还不到三十万。

  咱们的老祖宗流传下来一句话,穷山恶水多刁民。

  好吧,这句话或许有歧视的嫌疑,但客观的说,富裕的地方治安肯定要比贫瘠的地方要好得多,这是不争的事实。

  而横岭村作为槐东县最贫困的一个乡村之一,这里的民风自然是相当的彪悍,械斗群殴经常发生,因为经费的原因,当地的警力不很是足,这也导致了这里的治安条件很不好。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横岭村虽然穷,但却有一条三级公路从村旁经过,所以这里也成了村民们捞外快的地方。

  村民们捞外快的方法很简单,他们将村子附近一段约莫一百多米的地方挖得坑坑洼洼的,这样的道路任何车辆都是很难通行的。

  每当有外地的车辆经过时,看到那些足有桌子般大小一米深的土坑时,任何司机都会挠头,有心想要掉头吧,可是就得多绕两百多公里的路,对于小车来说或许没什么,但对于载重卡车来说却多花三到五百块油钱。

  而这个时候附近的村民就出马了,他们会非常“有礼貌”的告诉车主,只要付出小车一百大车三百的辛苦费后,他们会帮助车主铺设一条临时的通道,使得车子得以通过这段烂路。

  当然了,如果车主不愿意接受他们的“帮助”,选择掉头的话他们也不会勉强。

  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车主在权衡了利弊后都会选择忍气吞声,老老实实的掏出钱来接受村民们的“帮助”。

  期间,虽然也有司机向当地警察机关投诉这种带有勒索性质的行为,但这种带有擦边球性质的事情很难定性不说也很难找到当事人,当地政府也曾派人将这段路填平,但很快又被村民们悄悄挖掉,搞得当地政府很是头大。

  由于临近春节,作为四大一线城市之一的鹏城分店肯定会迎来一个销量的飞速增长,所以这次南京总部特地给鹏城调集了超过上千万的货物。

  其中包括两千多件金银饰品和数十块翡翠,为了保证这批货物的安全,除了开车的司机外,公司总部还派了两名安保人员随车押运。

  按理说这样的配置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但好巧不巧的是,由于当时下着大雨,卡车在经过横岭村,路过一个前天晚上刚挖的一个积水的大坑时发生了侧翻,整辆车一下子就翻到在路上,司机和两名押运员当场昏迷。

  刚开始的时候,早就等候在一旁的村民看到闯了祸全都吓得跑回了村子里,毕竟这次的兴致跟以往可不一样,以往只是收点“辛苦费”,当地的政府和警察机关或许还会睁只眼闭只眼,可现在连车子都翻了,搞不好还出了人命,这样一来兴致可就严重了,搞不好是要坐牢的。

  不过事无绝对,也不是所有人都被吓得逃回村里,还是一位胆子大的人悄悄的蹲在一旁看热闹,李豪杰就是其中一位。

  李豪小时候长了一个瘌痢头,所以又称为李癞痢。其人从小就喜欢偷鸡摸狗,长大后更是变本加厉,加上为人喜欢好勇斗狠,所以也成了村子里那些混子们的头头。

  看到那辆卡车侧翻在路上的卡车,李癞痢并不像别的村民那么害怕,而是心痒难耐。做了那么些年的“生意”,李癞痢别的眼光没有,看车的眼光却是毒得很。

  他一眼就看出来,这辆翻倒在地的可是进口的德国奔驰卡车,光是这辆车的价格至少也得一百多万,没有哪位车主会用这么贵重的卡车来拉那些不值钱的砖头或是泥土,这也说明这辆车里面的货物肯定是贵重物品。

  想到这么一车值钱的玩意摆在面前自己却不能分一杯羹,李癞痢的心里就如同被耗子挠似地痒的不行。

  最终还是对金钱的欲I望战胜了理智,李癞痢回家拿来了一把锈迹斑斑的斧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车门给砸开了,当他爬进车厢内,打开其中一个箱子时,顿时被里面的东西给惊呆了。

  那金灿灿的光芒几乎晃瞎了他的眼,当他费劲的将一个箱子拖出车厢时,正好一名安保人员也从昏迷中醒来,他挣扎着爬出了车门,正好看到一个身影拖着一个箱子正从车厢门出来,那名安包人员一边从腰间抽出了电棍大喊了一声,“赶紧把东西放下!”

  他这一喊,对面的那个人吓了一跳,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扛着箱子飞快的跑了

  押车的安包人员有心想追,但身体情况却不允许,更何况这车里还有两名生死未卜的同伴和一车货物,他要是离开了或许会发生更大的问题。

  他也不敢怠慢,先是打电话报了警,随后立马报告了总部,很快正在购物的闫丹晨和杨峰也得到了消息。

  接到报警电话后,当地的警察也立刻紧张起来,事关价值上千万的金银翡翠被盗窃这可不是小事,一个不好那可是要轰动全国的。

  约莫半个多小时后,十多辆警车和救护车呼啸而来,很快便将两名受伤的司机和安包人员送往医院,而横岭村也被警察们团团围了起来,警察们开始挨家挨户的询问排查,很快李癞痢作为主要嫌疑人也出现在了警察们的名单上。

  可是当警察将李癞痢招来询问后,这家伙却拒不承认自己做过这件事,而且当时天还下着大雨,现场早已将现场的痕迹冲刷得一干二净,警察们也找不到任何线索。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杨峰带着十多名安包人员和会计出纳来到了横岭村,看到了受了伤依旧坚守在那辆卡车上的安包押运员。

  听完了安包员的供述后,杨峰找到了负责办理这件案子的槐东县警察局刑侦大队的大队长安国全。

  “安队长,这件暗自你们发现什么线索了吗?”

  安国全是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壮汉,听到杨峰询问后他摇了摇头:“由于这两天下大雨,现场被雨水冲刷得一干二净,技术科的同志也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我们现在正在逐户询问,但目前来看,还没有任何人承认跟这件事有关。”

  :。: !>>戳这里下载安装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96shuku.com/book/40886/1053/